来自节操深渊的祝福

假如小哥说东北话

长白山附近纯血东北人转起~

风途石头:

十分高能!!!看到是我你们就知道有多魔性了!!!慎点!!!嘴里有东西一定慎点!!!


咱大张哥高贵的东北血统(?)在原著中一直都没有描写出来,在这里我们感受一下——如果小哥说东北话。


part1
闷油瓶的神色变得十分严峻,一般他露出这种表情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我刚想问怎么了,他一挥手,道:“拜吵吵!”


part2
闷油瓶仔细一看,惊叫了一声:“哎呀妈呀,是陈文锦!”说着一下冲入了沼泽,向那个人蹚去。


part3
“晚上?埋伏?”我立即摇头:“我不干,伏下去就永远站不起来了。”
闷油瓶就看着我,忽然就道:“你到底是来嘎哈的?”我楞了一下,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爬上了水潭,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是来嘎哈的?我来嘎……啊呸!我是来干什么的?我还不是……


part4
我看向闷油瓶:“你刚才为什么不愿意听那老太婆的话?我觉得她不像在骗人。”闷油瓶站在爬山虎的窗前,看着外面荒凉的院子,我问他好久,他才回答道:“我贼膈应她。”


part5
闷油瓶做了个不要问的手势:“不要再碰这里的任何东西了,这棺材里的主贼尿性,要是把这个放出来,大罗神仙也完犊子。”


part6
我用力挣扎了几下,制住我的东西力气极大,我连一点都动不了,同时我就听到耳边有一个人轻声喝道:"消停的!"


part7
我一下就怒了,叫道:“他娘的!为什么!你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耍得我们团团转,连个理由都不给我们,你当我们是什么?”
他猛地把脸转了过来,看着我,脸色变得很冷:“该你啥事?我个个儿的事告诉你嘎哈。”


以上是原著部分,那么我们下面把目光投向一些同人文比较常见的情节。
我第一关注的当然是肉——
例如这样:
我大脑已经一片空白,随着他的冲撞不由得发出一声又一声羞耻的声音,闷油瓶却不知怎么更起了兴致,一边顶弄着我,一边舔着我的耳垂,声音沙哑低沉:“吴邪,得劲不?”


接下来是表白情节——
“小哥,我追着你的脚步整整十年,你知道原因吗?”我看着他深邃而淡然的眼眸,内心一种绝望的情绪无可抑制地蔓延,“你一直都知道的对吗?但却从来不回应,我就像是一个自导自演的傻子……”
我自嘲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他大力地箍在怀里,他的下巴垫在我肩头,热气尽然喷散在我的耳廓,声音罕见的带有情绪:“吴邪,我和你一样。”他顿了一下道:“我也稀罕你。”


小哥受伤的时候——
“小哥,你没事吧!伤到哪了?”
他摇了摇头,淡淡道:“没事,就是秃噜皮了,沙愣跑,不赶趟了!”


古风一发也不是不可以——
“王爷,你觉得这吴家的小公子如何?”
张起灵手指微微摩挲着手中玉佩,抿了一口杯中茶水,语气的淡然与眼底的灼热全然不符:“带劲。”


然而我们还可以来一发温情版——
小哥:“吴邪,天热(yè),回屋,小心中暑。”
吴邪:“???”


恶搞一发也不是不可以——
【明明全篇都是恶搞】
天花板:“你瞅啥!”
小哥:“瞅你咋的!”
(张家人的特点从这一点上就可见一斑233333)


好了不写了,再毁小哥形象我就活不过今晚了,别的大家应该就看不懂了,其实我们东北人大部分时候都说普通话,不然你们听了就懵噌的,显得我们贼隔路,要是不小心整扎约了,我们也不能急眼,好好的关系秃噜反账的,跟最初想法不就岔劈了吗。
↑↑↑来个小伙伴翻译一下哈哈哈哈哈!

评论(1)

热度(1408)

  1. 老闷风途石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