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节操深渊的祝福

【鼠猫】食在东京(三)

章三•战曲终四转隐危机

   白玉堂能清晰的感觉到巨阙划过肋骨的声音。被切割过的刀口像烧伤一样灼痛着。

 

这份疼痛绵密缠骨,却让他获得一份短暂的清醒。他立刻后退,肋间伤口喷溅出大量鲜血,加上被斩断尖端的赫子,在他后退的路径上拖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

 

喰种蹲坐在木桌上,羽赫安静的拢在背后,摆出一副安静无害的样子。

 

展昭靠在吧台上,巨阙回护,横在胸前。他不敢示弱,只微微启唇动作尽量小的吸入大量空气。

 

刚才白玉堂躲得极快,巨阙只是切断肌肉层,根本没伤到内脏。展昭明白这点伤对喰种根本不算什么,只求这位主儿的等级不如包拯高,待会包拯回来,可以凭借等级镇压住他。

 

古刀巨阙锋锐无匹、切金断玉不在话下,是为数不多的可以无视喰种皮肤和赫子变态的强度的作战利器。展昭本身是人类,【皇帝】欣赏他的人格,就把克制喰种的巨阙赠给他,让他协助【青天】包拯处理人类和喰种之间的事宜。

 

所以,展昭虽是人类却有称号【御猫】。所有东京地界的喰种都知道,在热兵器时代却凭冷兵器完虐大部分喰种的封号人类是完全惹不得的。

 

所以,展昭怀疑,白玉堂一是可能不是开封人士(他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二是嗑高了分不清东西南北,迷迷糊糊的神智不清。

 

“巨阙——你是御猫展昭。”

白玉堂下意识的把那块肉塞到腮帮里侧,含着糖块一样。

"是。"看来他知道自己。展昭几不可察的动了动肩背上的肌肉。那里的伤口已经从疼痛变为麻痒,非常令人难受。

白玉堂在展昭观察自己的同时,也在观察展昭。他发现展昭的血肉对他有莫名巨大的吸引力。这非常的不好受。喰种的行动受自身食欲的影响很大,白玉堂不止一次觉得自己肯定得了人格分裂,一个人格光鲜义气飞扬恣意一个人格野蛮禽兽嗜杀食肉。

他在思考时不自觉的搅动舌尖,一不小心腮侧的小肉块就滑进了食道,咕噜一声就被他囫囵吞了下去。

他太久太久没有吃到人类血肉,那块肉一滑下去,白玉堂就觉得它沿途经过的所有细胞都被从“普通”模式激活,变成“疯狂”模式——疯狂的渴望着展昭的血肉。

喰种的本能不停地侵袭着白玉堂好不容易清醒的大脑。他攥紧拳头低着头盯住干净的木桌,避免让展昭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赫子却不停颤抖、翕张,拟态羽毛片片炸开,让他看起来像是受到惊吓的鸮鸟。

白玉堂咽下口水,努力的控制住蠢蠢欲动的赫子。却不曾想,那块血肉打开了他的瓶颈,令他张开的单翼中膨起一团血肉,扭曲生长,然后豁然裂开露出中间圆睁的眼睛一般的布满血似的白色肉球。

当他抬头瞧向展昭时,只看到他目露惊骇,不可置信的表情。

 

瞬间,他再也控制不住心中异样,暴起攻击!

 

而展昭却觉得自己忽然感觉到有什么像是起伏的波浪,快速的掠过自己的脑子。那是一种被强塞进什么的剧痛,展昭觉得眼前画面震荡,从眼底窜起星点的雪花,几个破碎的片段像被剪断的胶片映在灰色的幕布上,混乱尖锐,携带着铺覆世界般的恐慌与不甘。

 

那是一个小小的长相精致的男孩,穿着白色衬衫,黑色小西裤,本应精神的装束,却因为胸口别着的一朵纸折的精致白花而显得悲伤的十分狼狈。展昭觉得自己就站在他面前。男孩低着头,漆黑的鸦羽一样的短发微微潮湿,乖顺的垂下来。

 

他坐在长着青苔的青石阶上,凉风鼓荡,男孩缩了缩肩膀。

 

突然,男孩闷哼一声。展昭仔细一看,就发现是一块裹着泥巴的石块,污泥和着腐烂的草根蹭在男孩身上,石块则不留情面的砸在他肩上。

 

“小怪物怎么还活着呢?”

 

从旁边的草丛里跑出几个穿着普通的孩子,打头的男孩笑嘻嘻的,边说着边把剩下的泥块丢在他身上。展昭明白刚才的石块也是他丢的。

 

他有点看不过去,刚想上前,却看到坐着的少年抬起头——那是一张十分精致的脸庞,因为还未长开的缘故带着点雌雄莫辨,一双黑亮的眼睛微微上挑,形状张杨,却布满血丝,眼眶也是红的,未尽的眼泪还在里面打转,但展昭分明从那双眼睛里读出了暴怒与凶戾。

 

他的面相展昭也觉得颇为熟悉,仔细想想,有九分像刚刚发起疯的喰种。

 

“我不是!”

 

少年声音嘶哑,表情却冷静的可怕。他站了起来,双眼注视着领头的,比他高壮的男孩。

 

那个男孩被他冰冷的、好似在看死物的眼神盯得发毛,却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嘲讽:

 

“小杂种发怒了?我看你根本不是白阿姨的儿子,说不定就是你克死了他们!”

 

他越说越有底气——“就是你!”

 

他提高了声音,引得后面跟着他的几个孩子也起哄起来。声音杂乱又聒噪,展昭听着皱起眉头——少年看起来有十一二岁,这时间正是喰种力量成长的第一个峰值,此时他们的五感会变得极其敏感,还在学着怎样控制突如其来的庞杂纷乱的感官,一点点刺激都会在他们感官上无限放大。少年极有可能会被刺激到而暴起伤人。

 

果然,展昭看见少年的眼睛迅速充血变红,无论看几次都觉得心脏纠紧的赫眼圆睁着,背后生长出一只褐红的肉翅,像是未长成的雏鸟的翅膀,血管和锦丝纠缠着,看起来分外恐怖。

为首的男孩还是第一次看见少年生长出来的赫子,吓的大叫一声,转身就跑,其余跟着他的孩子也落荒而逃。

 

少年没有追,只是冷着精致的脸庞站在原地,单只羽赫紧紧地拢住自己。此时正有清晨过后温暖的阳光照来,少年却像更加冷了,双臂死死的抱紧自己,微微嗫嚅着“我不是、我不是......”神情悲伤而空洞,赫眼里被泪濡湿。

 

展昭在旁边看着,不由自主的上前几步,将那个无助的少年揽在怀里。

 

“你不是。”

 

展昭小心的避开少年背后的赫包——那是喰种最脆弱的地方——轻轻的安抚着少年的后颈。

 

四周的景物缓缓的剥落成沙,展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在茶楼里,手中攥着巨阙,正虚抱着那个喰种。

 

距离够近,展昭发现那个喰种的赫子温顺的拢在背后,羽毛的末端钝钝的,排列整齐,表面像缎子一样微微反光,一点也没有前一秒扑过来的凶悍。展昭明白,他现在并没有攻击性。但是刚才的情况非常诡异,展昭的脑子里还残留着轻微的刺痛,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冷静且不太喜欢肢体触碰的自己要去拥抱那个少年,而且现在,还主动抱住了一朵刚刚还在抽风的喰种。

 

“你·····”

 

    展昭刚想松手,哪料巨阙刀柄戳到了白玉堂羽赫根部。

   “诶!别——”

 

展昭感觉到微凉的赫子倏然收缩,丝绸一般掠过他的手,羽毛变化成柔软的触须,下意识的钩缠了一下他的手指,然后快速的收回赫包。

 

白玉堂则紧张的绷紧后背的肌肉——羽赫根部是赫包,非常的敏感。展昭一戳,他就像肉须碰到障碍的贝类,羽赫窸窣迅速的缩了回去,只剩下刚刚长出的末端露在外面。

 

展昭胳膊上汗毛都站了起来,还在状况之外愣愣的出神,却听到外面一声大喊:

 

“刀下留人啊!!!”

 

白玉堂听到这声音则突然一颤,露在外面的末端也慌不择路的互相争抢着迅速缩回赫包,还没等他离开展昭的怀抱,就感觉后背一阵凉风,有人快速跑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揪住他的后颈,拎猫仔一样拽着他远离了展昭。

 

“对不起对不起,舍弟——展律师!”

 

展昭抬头一看,好家伙,还是熟人。

 

“卢老板?”

 

“你认识?”公孙策跟在卢方后面跑进来,听见展昭的声音,冷着脸打量白玉堂。

 

“阿策,离他远点,他是喰种。”后面跟过来皮肤黝黑、额上有一条形似新月的淡疤的高大男人。他虚护在公孙策的身旁,一双威严的眼睛盯住白玉堂和卢方。

 

“【锦毛鼠】白玉堂,陷空集团执行总裁卢方。我家茶馆这么有吸引力?”

 

卢方本来就理亏,被男人这么一问顿时没了脾气。只是压着一脸懵逼的白玉堂不停鞠躬道歉。

“舍弟也不知道这是【青天】包拯包老板的茶楼,冒昧冲撞,还请多多海涵。”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全东京有封号的都被挨个儿发了‘皇榜’通知的地方,我记得你们【五鼠】可是那位【四象】亲自去通知的。今天他在免战区域攻击了人类,就应该受到惩罚,这不是一句话就可以带过的。而且展昭怎么也算是【皇帝】钦命的要员,白玉堂的行为就相当于袭警。”

 

包拯的表情十分严肃,加上他不怒自威的面相和封号大喰的气场,实在是压得普通人类卢方人如其名有些方(慌)。

 

“包叔,容我插一句。”展昭那边已经还刀入鞘,找到绷带和伤药做了简单处理,看起来除了脸色苍白并没有什么大碍,又恢复了往日温润如玉的样子。

 

“这位——”

“我叫白玉堂。”

 

白玉堂反应过来,挑起放荡不羁的笑,眯起那双潋滟含光的桃花眼,双手抱拳,十分侠气的向展昭行了一礼。

 

“咱们不打不相识,敢问少侠尊姓大名?”

 

“鄙人姓展,单名昭,字雄飞。”

 

展昭也微笑着还礼,嗓音清澈温润,如上好玉块在山泉水中撞击发出的声响。

 

“我怀疑白先生是被动刺激过后神志不清才发动的攻击。”

 

“你吸毒?”

“绝对没有!大哥你信我啊,我酒局开了没二十分钟就出来了!你又不知道,我是多看不上他们店的酒,又有多烦那些纨绔。而且那是底线,我绝对不会碰毒品的,相信我。”

 

“先别急着保证,一切结果要确切化验才能得知。”包拯冷静的打断脸色发青的卢方进一步恨铁不成钢的训斥,微微抬了抬下巴。

 

“上车吧,我们去实验室。”

 

“好。舍弟给您添麻烦了。”

 

     卢方赶紧从皮夹里翻出一张名片递给公孙策:

“有什么需要尽管联系,舍弟带来的损坏,我一定原样赔偿。”

 

卢方拽着白玉堂跟着包拯离开。展昭松了口气,握着巨阙得手也不再紧绷。可能是之前一直绷紧现在突然放松,展昭的后背突然刺痛了一下,惹得他低嘶了一声。

 

即将走出茶馆的白玉堂脚步一顿。他怂了一下鼻头——好像又闻到了,那股淡香。

鬼使神差地,他回头,看见展昭的后背上,隐约有什么红色的东西顶开了皮肤,摇晃了一下,又潜进去,不见踪影。

 

白玉堂回过头,轻轻地把嘴角蹭上的血迹舔掉——

 

香气,更加浓郁了。

 

好想,再咬一口。

 

 

TBC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