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节操深渊的祝福

【玄甲明光】#没钱买肩甲可以用猫换么#

南方小城的清晨很漂亮,阳光穿过薄雾掬成一束,又在远方散开,将雾气晕染成一片喜人的薄黄。林㹭的老家在东北的林海间,向来不习惯这种只潮湿,却没有清新可人的松树味和泥土味的清晨。所以她懒在床上睡得惬意。

但是,总有人看不惯她如此舒服放肆= =+

李长风(的铠甲)还杵在院子里,浑身的金属凝了夜露湿了布甲,令他(的铠甲)十分不满。不是说好的好好保养么,这么潮要闹哪样啊!会生锈的阿喂!生锈了关节就动不了了怎么去找燕沧海!
【yooooo~】

铠甲动不了,只能默默的迎露(无法)泪流满面。然后,他看到了一只身材壮硕的黑猫从大门的门缝里艰难的挤了进来——林㹭养的猫之一,辄玖。

铠甲活动了一下关节,金属相碰的声音成功的吸引了黑猫辄玖的注意力。辄玖抬起一双漂亮的鸳鸯眼,优雅的蹲坐在铠甲面前歪头看了一会儿,像是与铠甲交流了一番,然后站起来,不紧不慢的越过了铠甲,走向林㹭住的屋子。

#他用坚定的背影告诉军爷——无需追#

随后,林㹭顶着一头乱七八糟头发,穿着被压得满是褶子的绣金里衣,气势汹汹的提着辄玖的后颈皮,光着脚从二楼跑下来,奔向院子角落的铁丝笼,无视辄玖凄惨的叫声,将它塞了进去,中途还摸出张符拍在了铠甲上。

“李长风,你熊!”林㹭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暴躁的心情,又拍了好几张符在铠甲上。

然后,她换了张温柔的笑脸,看向笼子里暴躁的挠铁丝,却频频被铁丝上灿金色的符文弹回去的辄玖。

“唐代的铠甲有市无价,要想拿回来,应该很贵吧。”

辄玖打了个寒颤,立即躺倒露肚皮睁大眼睛卖萌,一付我很乖,我什么都没干的模样。

“我记得西域的赤焰猫妖也很贵,尤其是鸳鸯眼的。”

辄玖立刻浑身僵直。

林㹭轻舒了口气,转过身,微笑着猛地薅(hāo)下了李长风左手最外层的腕甲。铠甲里隐约传来了一声痛号,随即浑身零件都抖了起来,布甲和左臂垂下来的半面藏短兵的袖子迅速的腐坏成灰。铠甲瞬间灰败,锈蚀的痕迹爬上来,只是触到被林㹭贴了符的护心镜,就不再蔓延。

最后,唯有那碎裂开的胸甲无愧明光之名。

林㹭手里的腕甲蒙上一层极亮的红光,微微颤了两下。

“走吧,把你的执念找回来。”



被梦境这个小妖精磨了一晚上的唐老板满身疲惫。当他揉着肩膀、听着满身骨头吱嘎乱响起床时,突然发现昨天放肩甲的桌子下有一滩可疑的红色的水渍。

#论早上起床发现床边有血渍的正确处理方法#

要不要这么重口!

唐老板重重的叹了口气,联系到自己荒诞离奇的梦,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那堆看不出原样的肩甲碎片。

不过…应该先洗漱再开门做生意才行(・ω・)ノ

正当唐老板坐在前堂迎着朝阳和灯光一点一点的按着梦境里的肩甲样式拼图游戏时,门口传来了一声凄惨的猫叫。

唐老板以为平常因为天热总是来这蹭空调的猫遭遇不测,比如和别的猫打架,连忙放下手中活计,抬头去看。

      走进来的不是那只壮硕的猫,而是穿着绣金黑衬衫条纹短裤和人字拖的的女子。唐老板认识她,那是隔了两条街开在巷子里的古董店的老板娘。


       林㹭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摆设,复又看向穿着墨蓝格子衫的唐老板,使劲的捏了一下在口袋里发光发热的腕甲。


       『这家么?』


       『是。』


         “唐无惑是吧?”


         唐老板点了点头。


         “作为同行呢,来同行的店里有点不道德。不过我也直话直说了,你最近收的那个肩甲卖不卖?”


        “小店最近只收了一个箭头,并没有什么肩甲。”唐无惑安然淡定的端起茶杯啜了一口。


         林㹭歪了歪头,半敛的眼睑下棕黑的瞳漫过一片灿烂的金黄,扫过唐无惑桌子上的金属碎片。

       “碎了也是肩甲嘛。”


       笼子里的辄玖好似感觉到什么,蹭的站了起来——老猞猁要干嘛,这么强的妖气!唐美人是本大爷的不许伤害他!


       知道被揭穿了唐无惑也没慌,“实不相瞒,本店不做坑顾客钱财的生意。既然它碎成这样,也没有收藏价值了。”


       “我手里的明光甲只缺这一个零件。你也知道全套的明光甲有多大的价值吧。”


       林㹭用恢复棕黑的眼睛瞪了一眼见色忘饲主的辄玖。

       “而且,不坑钱财的,我用这个换。”


        她提起手中的笼子,伸到唐无惑面前,辄玖双眼睁成杏核状努力的卖萌,还甜甜的叫了一声——唐美人千年前千年后都辣么美腻!


       “西域赤焰猫妖,成年雄性,鸳鸯眼,名曰辄玖。三界内市价三百万人民币。”


       唐无惑表情古怪,为什么她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认识拼在一起却完全不明白啊摔!        ◡ ヽ(`Д´)ノ ┻━┻ 这人深井冰得治啊!等等,那个不是经常来他这撒娇蹭裤腿的猫么!

       “你家的?”


       “是啊,怎么了?”


       “他经常来我这蹭空调。”


       林㹭默默抚额,瞧瞧这出息,就知道你成天往外跑绝没干好事,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不脱单呢你个叛徒!【跑太远了酷爱回来!!】

       “好吧,再加上这个,换么?”


        她从斜挎包里拿出半面白色勾蓝花文的面具,递给唐无惑。


        “唐代蜀中唐家堡男弟子「独当一面」面具。”


        唐无惑心中一跳——唐家堡在中唐时主司暗杀,门内弟子很少有东西留下,更别提面具那种贴身之物了,这面保存完好的面具可是有市无价,不过…


        “这肩甲有些古怪,我…”

         

         “残魂入梦罢了,不打紧。换是不换?”

       

         唐无惑遇到这么执着的也不好再劝,况且他也有利可图,便点了点头。

 

       “那就承蒙惠顾了。”


       辄玖不高兴的挠了挠铁丝笼,发现禁制撤了,便肆无忌惮的传音给林㹭。


      『那面具本来就是无惑的,这不公平!』

    

       『前世种种一如前世死,我把你送来已经仁至义尽了。』


        『你无耻!』

    

        『要不然这千年轮回你还得找上很久,没准人家都结婚生子啦。』


         说完,林㹭冲着唐无惑笑了笑,随即转身离去不带走一根猫毛。


        唐无惑把辄玖从笼子里抱出来,摸了摸猫咪触感良好的前额,把它放在了腿上,仔细的去研究面具了,辄玖幸福的拿前爪捂住了脸——喵嗷!这就叫醉卧美人膝啊,猫生无憾!




        


po主有话要说:    新人物出场!辄玖是不是很萌!喵哥大家可以脑补黑色的有镀金人鱼线的那套套装!下面就是李长风千里寻夫了!【并不

谢谢观赏!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