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节操深渊的祝福

【玄甲明光】#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正确玩法#

       唐老板心满意足的买下了疑似祖上唐家堡的暗器箭头,附带着不明铠甲的碎片,安心的去后院自家房间挺尸了。

        这边的林㹭却被北厢房的动静闹得不得安宁——

        玻璃柜里的明光甲羊癫疯似的抖动,铠甲突出的地方划的玻璃吱嘎作响,而且——军爷你自带背景吗?!敢不敢别在玻璃柜里下雨啊喂!这可是密封的你要把自己变成鱼吗?!

#窝家的铠甲自带背景#

#打开背景把自己淹死的一百零八招#

        吐槽归吐槽,林㹭还是很认真的起手掐诀拍符咒,把铠甲镇了下来。

        “李长风!”

        铠甲像是被按下了某个开关,突然僵在柜子里。


        “你是不是找到了?”

        林㹭费力的把柜子搬到院子里,打开了橡胶封条密封的柜门,浑浊的水倾泻下来,冲刷得青石板反着残月的光,粼粼的波纹全映在明光甲上,扭曲成光怪陆离的形状。

        铠甲缓慢的抬起枪,在地上顿了顿。

        林㹭了然,看来那片肩甲有着落了。

        “我明白。你好好歇着吧。”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边隔了两条街的唐老板开始不淡定了——

        他在做梦。无比清晰的梦。

        梦里他能明显意识到这是梦,但他动不了也醒不来,被迫围观全程。

        那是关于两个唐代军人的梦——没错,两个男人还是千年前的古人。

        一个是天策府的,一个是玄甲苍云的。

        从他们两个在雁门关相遇,到天策府那个名叫李长风的军爷死在洛阳。一个一个片段断断续续拼在一起,却不难看出他们的感情极深。

        那堆碎片是李长风的肩甲。

        当时在太原战场上李长风和那个叫燕沧海的苍云在左翼拼杀,彼此都自顾不暇。李长风的马死了,被迫骑兵转步兵,长枪虽凌厉,却已成颓势。直扑上来的是敌军的骑兵精锐,李长风咬牙苦撑,胸前腰侧的铠甲被划出道道痕迹,溅起火星。

        饶是唐老板在旁观,也心中一怵,那满目的血火疮痍,残肢断戟,无一不揭示了冷兵器时代战争的残酷。

       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不过如此。

        唐老板此时恰如一抹幽魂,千军万马从他身上穿过,带起一阵卷着泥土,鲜血和铁腥味的风。喊杀声充斥着唐老板的耳膜,仿佛那里有面鼓,随着战马的脚步震动着。

        燕沧海离李长风不远,所以当唐老板注意到那舞动的如黑色羊角盘风一般的盾牌时,燕沧海就像开了渊【哪里不对】似的突到李长风身边,盾牌一立,将人拉到怀里。

        燕沧海到底晚了半步,却也惊险的保住了李长风的命——唐老板身边一个黑蓝劲装打扮,戴着半边面具的男人啧了一声,放下手中漆成黑蓝色的千机匣,平地隐去了身形。而那边的李长风只是被穿心弩击裂了突出肩膀一段距离的肩甲。

        唐老板莫名其妙的跟着松了口气。

        只见燕沧海用力的抱了一下李长风,随即横着手中刀盾,与李长风背对着背再次陷入战圈。

       唐老板在梦中专注的看着千年前的战争,而在他现实世界的桌上,那堆碎片蒙上了殷红的光,缓慢的一片一片拼凑起来。那个被击裂的断口中,咕噜一声,流出了浅红的液体,蔓延着,从桌上伸到地上,扯出一道红痕,直指着北方。

        那是那付明光甲所在的方向。

—TBC—


po主不会坑的!真的!
ps:渊是天策的技能之一,或跃在渊,或飞在天,解除自身一切限制,冲到对方身边,为对方承受三次伤害。但是苍爹不会渊,但这里取得是苍爹护人心切的意思。
pps:po主真爱李太白菊苣,两人名字取自“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也预示着两个人光明的前途。【妥妥HE!】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