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节操深渊的祝福

【卫聂】我有鳞你有角吗

我又开新坑啦~各位小天使开不开心~

这是龙庄x龙聂的AU文,略带正剧,但其实是甜甜的HE.  

准备好了吗???

看完要评论啊~说不定之后的故事你们就说中了呢~


章一 · 我有鳞

       绝大部分龙的发情期在春夏。那时候极渊海也变得温暖而缠绵,没有遮天蔽日的冰川浮冰,极渊特有的一种银色的营养价值极高的鱼也是最肥美的时候。龙族喜食这种鱼,也会用他来讨好伴侣。

       然而极渊的冬天非常冷,冷到即使是龙,也只愿意瑟缩在洞府结界里,靠休眠度过。但是盖聂喜欢冬天。

       极渊的冬天非常安静且长,这得以让整个春夏都被四处发情的同类搞得烦不胜烦的盖聂全身轻松。他喜欢独自游动在海底,更喜欢在混合着冰晶呈现半固体的冰面下缓慢的逡巡。极渊冬天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几丈深的冰层足以保护盖聂不被攻击。

    不过,也有例外。

       这一轮回年的夏天有些长,极渊水域一开始结冰,盖聂就迫不及待的在冰层下放飞自我。许是冰层并未封住水域,水下的场景仍旧可见,盖聂被一只修者的船盯上了。

       那船很大,造型像一只背着花里胡哨壳的螺。底部镌刻的驱兽的法阵非常高级,足以保护它在这个龙巢上方安全的航行,而且,盖聂能感觉到,那辆船上有好几个非常强大的气息,但其中一个却忽明忽暗,就像将灭的烛火。

       但是盖聂却是不担心的,极渊冬日的水太冷了,除了龙族没有人能在极强的压强和足以冻住灵气流转的低温下潜进来。只要盖聂沉到十丈深的水域下面,修者就无能为力了。

       盖聂不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却非常警惕。极渊这时候虽是外部防御最强的季节,但是基本上所有龙都在自家洞府里孵蛋、奶孩子或者沉睡,盖聂如果遇到攻击,后援几乎都叫不来不说,假如他被捉住,还会被利用寻找龙穴,后果不堪设想。

       那船之前为追他而航行的很快,这会儿缓缓把速度降下来了。盖聂立刻下潜,在深水下面观望。 

       蓝色的水面轻轻搅起波纹,有什么,被从船上丢了下来。

       盖聂眯起眼睛想看的仔细些,却发现那一团红色的影子,竟是上千只醉龙螺!

       这种螺生活在竞争激烈资源匮乏的极渊底部,却异常美味,总有龙想要一饱口福。但渊底千百万年的生活早让它们进化出了非常强大的防御机制——毒性。被它们蛰上一口,整个嘴部都会麻掉,要差不多三天才可以恢复。但是这种大螺喜欢独居,为了美食,被蛰往往也就一下,没什么大碍。

       但现在…….

       盖聂果断转头。一只就可以局部麻痹一条龙的感官,上千只岂不是会把他蛰成一条僵硬的龙棍,还是先避一避吧。

       这时的极渊还处在极昼的尾巴上,光照进水里,让那些艳丽的红白相间的大螺像一张危险狠毒的网。盖聂漂亮的淡群青色鳞片紧紧贴在他身上以免被蛰到鳞下面的软肉,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匹柔软的绸,也让他游得更快。

       他突然听到有什么“扑通”一声,也入了水。

       然而他的眼睛只来得及捕捉到一条灿白色夹杂金黄的光带,一柄带齿的剑已经叮的一声震麻了他的尾巴,截住了他的去路。他反应迅速的变成人型,从掌中抽出以他鳞片锻造的长剑格挡。

       这时他才看清楚,拦住他的是个白发的人类修士——卫庄!

       卫庄看到只披着一条薄鲛绡的盖聂,一直冷肃的表情突然变得玩味,原本紧紧抿着的唇角也挑起一抹笑。

       盖聂还不太习惯以人形在冰冷的极渊水里活动,但龙形的时候目标太大,不小心撞上不停掉下来的大螺就不太妙了。他握紧手里微微发蓝的剑,蓬勃的灵力倾泻,将两人之间冰冷的水都蒸得仿佛要沸腾。

       修士的白发飘散在水中,金红的剑气磅礴奔涌,映照着他那身黑色绣金的大氅,就像洪荒年代曾照亮混沌的金乌。他突然压下手腕,剑气在冷滞的水中竟不受丝毫影响,极光一样袭向盖聂。

       盖聂瞬间撤回剑,腰肢一摆迎风回浪般乘着波纹向极渊更深处沉去——他感到了货真价实的杀气。

       卫庄见他后撤,不太在意的收回剑。他抬头看了看水面上停着的仿佛只有一只蛾子那么大的船,确定没有人能看见他们。还剑入鞘,他脱掉了那条绣着金色符文的华丽大氅,露出下面贴合身材的劲装。抬眼的瞬间,铁灰色的眼睛幽幽发着光,瞳孔猛地缩成一条细缝。

       盖聂感觉到他身上惊人的变化,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卫庄佩戴了避水珠,身上有一层薄膜,盖聂只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变了,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卫庄那张极具侵略性美感的脸庞就近在咫尺,竖瞳冷森森的盯紧他。

       电光火石之间,盖聂接下了卫庄势大力沉的几次重击。即使手中的剑是由龙鳞锻造的,也被震出了裂痕。他原本舒朗的眉目瞬间一利,毫不迟疑又接下卫庄的一记横劈,身旁的水随着他的剑气不停地颤动,竟形成了一片剑形的虚影。

       百步飞剑。

       卫庄脚尖轻点,水波就带着他避开了剑气的锋芒。然而他身上可承受极渊压力的避水珠却因为被剑气刮到而破碎成了粉末。盖聂欺身上来,黑发鼓荡如泼墨,剑锋迅疾如电。

      卫庄眯起眼睛,手中鲨齿一扬一顿,金红的剑气催生出了仿佛日冕的光。

      在水里,人能听到的声音总是失真的。然而龙不会。盖聂清楚地听到他的剑断开的声音。那仿佛也是这场战斗结束的鸣金。

       对决的时候盖聂一直盯着卫庄的眼睛,这也是一种较量,卫庄眼里一直有澎湃的战意,但现在,那里写着——剑断了,你输了。

       盖聂的眉皱得更紧了的,他果断放弃了手中剩下的剑柄,捞起断掉的剑尖,一把戳进了卫庄的胸前。

       卫庄的剑还格在他的喉咙上,但他没有下一步的举动,只是看了看那千钧一发之际扎偏了的湖蓝色剑锋,嘴角的笑意加深,左手钳住盖聂握着剑锋的手腕,右手的剑反转过来,剑格上的蓝宝石擦盖聂的胸膛,弯曲的青铜剑柄越过锁骨,点在了胸前半透明群青色的一片细鳞上。灵力灌注的瞬间,盖聂直觉胸前如遭重击。

       那是他的逆鳞。

       逆鳞被击中,突然地窒息感让他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眼前一片花斑和噪点。卫庄凑过来,展开大氅把只着一件轻薄绡纱盖聂裹起来。他们贴的太近了,失去意识前,他分明看见,卫庄的眼眶下,有几片黑色的鳞。

——未完待续——




评论(2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