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节操深渊的祝福

给谬色的人设初稿,有什么要改的大胆说! @谬色

【少暗】镜像五·申通大师觉得可以

楚留香手游

少林江远道/暗香戚兰泽

情缘写的镜像,今天也要为儿子们的真挚爱情哭泣

>

结识戚兰泽以前,江远道未尝在意过修为。入少林时同道广大和尚的切磋,不过是占了对方不知自己深浅的便宜勉强过招。令他真正感受到低修危机的,是目前为止他们唯一一次并肩作战。

两个初出茅庐的小江湖各门派闲趣耍过一遭,目光沿熙熙攘攘的马队来到近日恶名远扬的十二连环坞。所谓不知者无畏,二人揣着颗凑热闹的心,组队找寨子边上的胡铁花接洽。经验老道的江湖前辈掂量手中的酒壶瞟了他们一眼,破天荒没说什么,只是流露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叹情绪。

他们兴致勃勃跟随云鹰的指引飞檐走壁,正气凛然地待水匪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直到禅杖匕首落在敌人武器上感受到真真切切反弹的劲力,方才如梦初醒,抬头对视,眼中不约而同写满“药丸”两个大字。

江远道起初尚能恪尽职守挡在戚兰泽周身为他抵挡伤害,只是兵器撞击迸开的火花闪了几闪,他已感到力不从心,警觉自己竟小瞧了这乌合之众。气血翻腾,真气运转险些凝滞,他慌忙抡杖争得一丝喘息的机会,奋力施展轻功跳出了包围圈。回头看时,戚兰泽仍身形灵巧腾挪闪转,虽然给敌人造成的伤害低得可怜,但即便无人助力,依旧比大和尚精神活泛。

一个高防血厚的盾,居然还不如一个低防脆皮刺客。

最终,他们毫不意外连第一道关隘都没能打通,双双狼狈地退出水寨。打坐调息地时候,江远道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很久,末了攥紧禅杖冰凉的杖身。

之后他们再没一起打过江湖副本。戚兰泽对此不甚在意,那天的乌龙与算得上自家绑定盾的情缘互相嘲笑罢便置之脑后。何况他本也更喜欢拉大和尚游山玩水,做些别人眼中沙雕神经质,而冷暖自知的事。江远道却对此耿耿于怀,他其实不清楚自己的武功是从哪里来的,但现在他开始想要变得更强。

戚兰泽拜师是在认识江远道前不久的事,他的师父是一个既不能水攻力压华山武当又不能奶量绵延四海,但照顾萌新绰绰有余的云梦,姓沐名安澜。江远道偶尔能在连环坞寨门看见师徒二人的身影,不多时便满载而归,直奔驿站赶往薛家庄去。戚兰泽全身的绿装陆续换成紫色,又染成金色。

江远道松了口气,心下安慰。他并无师门,除了少林的师兄弟,说得上话的江湖好友没几个,恰好修为之低都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于是默默积攒楚留香每日寄来的悬赏令挂榜招人替打,这样熬着熬着,竟也渐渐有些江湖人的模样。

今日瓜摊旁空荡荡,王猛想必又被哪家皮皮少侠气得穷追不舍。江远道盯着西瓜发了会呆,探手摸摸浑圆翠绿的外皮。不料王猛追讨少侠不成,回来正撞见这历史性的一幕,毫不留情一掌呼啸而来。

江远道被掌风扫了个趔趄,尚未回神,视野中突然跳入暗紫香囊抵下一招,他顺势借力飘上身旁屋顶,谙熟地朝空气中展开双臂。戚兰泽携意料之外的负重,被背上禅杖震碎的瓦砾绊进江远道怀里。

暗香掏出包鱼干与身边人分享,口中碎碎念叨副本奖励永远摇到少林武当装备的自己多么脸黑,少林连家属都不给通融,装备砸在手里送都送不出去。

戚兰泽总说江远道是锦鲤本鲤,江远道从未反驳过。毕竟当他望进对方神采奕奕的瞳光时,也会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

江远道拜了戚兰泽为师,他视之为最好的结果——他如果有师父,便不该是戚兰泽以外的人。戚兰泽每天同沐安澜打完副本,就一起到圆通大师处,挑挑拣拣邮寄装备和宝石给江远道。后来戚兰泽又收了个武当徒弟,脸黑的特质变成了前所未有的优势,和野队的大佬少林武当摇骰子都不露怯。

江远道偶然得到黑宝石黑琉璃,也想借师徒邮驿送给戚兰泽。路过武当邂逅前来拜访的申通大师,顺口谈及此事,获悉只有师父寄给徒弟的单向原则后不免大失所望。

申通大师审视这个看似普通的少林弟子,悠悠道:“你可知南少林小弟子如尘?”

“略有耳闻。”江远道恭恭敬敬应答。

申通大师似有所指道:“少林虽不欲入世,亦不避入世。已出慧嗔,便不愿出第二个慧嗔;已出如尘,便不愿出第二个如尘。”

“阿弥陀佛。”江远道立杖施礼,不卑不亢,“弟子江远道,行不更名,亦不愿出兰泽之外。”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申通大师慢捻佛珠,“芳草虽在,却不知其后旧乡漫漫,又当如何?”

“有吗?”江远道微微一笑,“弟子愚钝,平生仅识得四句。”

申通大师口诵佛号,无悲无喜,不再追问。

江远道寻到武当的驿站,依旧向兰亭暮春进发。蠢蠢欲动的弦在脑海里轻颤一瞬,迅速回归蛰伏。江远道想,这一次戚兰泽约他,又是要做什么呢?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毒液小抱枕 有意愿来一个嘛】
毒液小抱枕征集中_(:з」∠)_

【狼蝠】果园日常1

是情缘和我的语c日常

oc,脑洞超大

毛毛丰厚的果农灯灯和每天都想加餐的家养果蝠精阿渊

大家的性别不定,看输入法。

>从自己的全世界路过

灯灯每天都会巡查自己满山的荔枝和桂圆。

但他是个路痴,连自己在哪个山头都不知道。但是他的果园很大,他知道,这座山只要栽着果树的地方就是他的果园。

灯灯看见了一只毛发蓬松的猫。他跟着跟着,猫钻进草丛里不见了,而他彻底迷路了。

这个地方没有结着红红荔枝的果树。但是他并不着急,而是信步向前走。

阿渊是个怕生的果蝠,他跟着叽叽喳喳的大部队来偷荔枝,心里却有些不大好意思。他落下去捡地上掉落的快要烂掉或者被鸟啄食大半的荔枝,这样就很难吃饱。他四肢并用的爬来爬去,像只没有尾巴的大老鼠。

小果蝠终于在果园边缘找到几颗熟透了掉下来的荔枝,还没等他大快朵颐,就敏感的嗅到了熟悉味道。阿渊抱紧他的荔枝,抬头看向那个目不斜视路过的果农。

嗯,完全没有发现几步之遥就是他的果园呢。熟悉的迷路姿势,日常从自己的全世界路过。

阿渊扑棱翅膀飞起来,将一颗荔枝核丢到灯灯的肩上,见他转过头来看他,动了动耳朵唧唧的叫起来。

喂,这边啊!

系着围裙的果园主恍然大悟。他知道有几只果蝠会来果园偷吃,那么,那里就是他的果园了吧?

阿渊看他直直走过来连忙飞的更高,灯灯仰着头看着嘴边还粘着白色果肉后爪抓着没吃完的荔枝毛茸茸浅褐色肚皮的小果蝠。

歪头。

唔啊(⁄ ⁄•⁄ω⁄•⁄ ⁄)传说中的歪头杀!

阿渊差点被暴击得不会飞了。他连忙煽动翅膀,穿过果树投下的光斑和阴影,带着灯灯七拐八拐的走到他集装箱和废弃巴士组成的房子前面,叽叽叫了几声,扑棱扑棱飞走了。

灯灯挑眉,看着落荒而逃的果蝠,轻轻笑了笑,一颗小小的犬齿露出尖尖。

TBC

~下期预告 @狼丫头

朝三暮四

【少暗】镜像四·首席、树和暗香

楚留香手游

少林江远道/暗香戚兰泽

镜像《晚钟、猫和素面》

情缘  @狼丫头 执笔,神仙爱情我一个爆哭全方位吹爆!!

>

车夫已经认识了这个三分生活在马车的少林弟子,只要见是他上车,半个字都不必多问,抖开缰绳直向南行去。

江远道频繁光顾暗香,便也邀请戚兰泽到少林转转,他本以为自己适应暗香的环境已万般不易,不料对方似乎坎坷更甚。惯于黑夜中行走的暗香弟子自打山门起就被夺目的光亮晃花了眼,经过达摩院,穿梭在一板一眼刚硬肃穆的护院弟子间更令他不怎么自在。江远道只好安抚地玩笑道:“好歹少林上下的师兄弟们还戴着斗笠呢,如若不然,岂不是又要多上一整个少林的亮度。”

临走前,戚兰泽围绕山门外那片菜地勘察许久,取刀在一块平整的山石上划下个记号。

“我又没事。少林是个令人不敢造次的地方,但它很好。”戚兰泽伸手将大和尚微撇的嘴角向上拉,“这是你的师门,我很喜欢。”

“其实山上并非处处如此,你若愿意再来,贫僧带你去吃禅医寮的素面。”

“素面?堪与万福万寿园和严州笑大厨齐肩的天下一绝?”

江远道注视戚兰泽微光炯炯的眼瞳,心中那点懊恼这才烟消云散。

可惜这个约定拖延十数日仍未实现——向来贴满武当通缉华山欠债弟子的白榜上突然挤进了大量鬼爪姜疏对禅医寮首席湛海大师的悬赏,酬金之高吸引无数本不予理睬的吃瓜少侠前仆后继碰运气,禅医寮立时热闹非凡,连累少林俗家弟子跟着忙碌起来。

江远道初闻此事吓得不轻,急匆匆赶至却发现湛海大师从容不迫地边整理药草边轻松应付袭来的千奇百怪的招式,方知愈是无争之人,愈是不可小觑。

晚课前,戚兰泽的飞鹰落于肩头,言道结课后见。江远道提锄下园,菜地距离山门仅数丈,来来往往的人群抬头便一览无余。

江远道不擅动武,对达摩院师兄一向恭敬有加却不谙熟,倒是对禅医寮的差事情有独钟,其次便是这耕耘。他常常与同门修习耕作课业的师兄弟换班,不仅为躲避同武僧交手,更为菜地所倚靠的山石上那棵欣欣向荣的树——他与戚兰泽的结义树,受到二人不约而同的细心呵护。至于结义树上悬挂的纸笺内的另一个名字,也是一段唏嘘的江湖故事。

从大师兄处交差回转,江远道按照信上指示直奔禅医寮。密密匝匝枝叶掩映的高墙上停栖着敛息专注的暗香,未曾施展飞星逐月,鸟雀依旧纷纷落于他脚边蹦跳啄食。江远道立时便知自家情缘也投身向湛海大师讨教的队伍中去了,他轻叹口气,如往常般举步向前。

日薄西山,勤恳的守钟弟子从未误过时辰,清越的晚钟荡气回肠一响,山寺空明。雀儿刷拉拉惊飞,刀光乍现,戚兰泽骤然离弦,起手便是绝学。

荼蘼乱舞。

他们同行时极少动手,是以江远道今日方得见此招,果决而惊艳。他晓得湛海大师手下分寸,不慌不忙捏准时机,接下只一回合便堪堪落败的戚兰泽,躬身施礼。

遥遥瞥见斋房掌勺郭子绪身形,江远道心想重头戏来了。转头遇上戚兰泽目光如常,不禁皱眉,探手轻按他肋下。戚兰泽全身猛地一抖,回身瞪他。湛海大师眼观鼻鼻观心,随手指给他们一间空屋。

嘈杂的人声开始聚集。江远道把手心的药油贴在戚兰泽伤处,在短痛和长痛之间犹豫一瞬,还是放轻力道。他乃禅医寮常客,即便不是学医的料,耳濡目染到底学得些皮毛。许是服侍过于妥帖,待疗伤告一段落,戚兰泽竟趴在他肩头几乎要会周公。

江远道把坐在床沿的暗香拎到地上,半真半假道:“少林的饭时规矩严格着呢,过了时辰可就没饭吃了。”

“素面!”戚兰泽当即清醒,迅速打理好自己,雀跃地拉着大和尚往外跑。

打饭的弟子亦是山内轮换,湛海大师等人员到齐,遂开口放饭。食桶前早排起了长队,其中不乏其他门派前来拜访的闲散少侠,有的借机同各少林前辈搭话。

湛海大师心下念着后院那群猫今日的饭食,无意间抬眼,正撞见今日轮值的俗家弟子江远道倚仗人群遮挡,悄悄往与他一处的暗香孤零零躺着两片绿菜叶的素面碗里塞了个饱满的荷包蛋。

江远道你不知道素面碗底已经卧了一个蛋吗?禅医寮首席默默回想所有带自家暗香情缘蹭晚饭时如出一辙的反应,觉得还是猫比较可爱。

晚钟响过第二遍,人渐渐散去。湛海大师在禅房前驻足。门槛上放着一包银两,看数量与鬼爪的悬赏似乎相差无几。有熟悉的呼噜声从屋后传来,首席信步去看,他暗自收养的流浪猫们已从四面八方钻了出来,愉悦地咀嚼不知是谁抢先投喂的猫饭。

结义树盛放银白花朵,任由晚霞渲染成亮丽的金色。有一个少林和一个暗香躺在树下小憩。结义签高悬枝头摇摇荡荡,一切尚在安宁的时候。

 

为情缘不产转生crossover怒而开船

二刷的时候注意到其他共生体寄生的时候都要伸出触手探一下宿主口鼻部,venom会不会呢,像kiss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