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节操深渊的祝福

【卫聂】一切都在那只猫的掌控之中

是《我们仍未知道那只猫的名字》的番外啦
依旧是沙雕文。
鳞非警告


part 1 洗澡


对于卫庄这只货真价实的野猫来说,洗澡,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对于韩非来说,给卫庄洗澡,无疑也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卫庄还是遵从野猫的习惯,喜欢把自己的地盘用气味标记起来,总是在外面钻来钻去,难免身上就沾了灰尘。今非昔比,他现在仍是半个咖啡厅编内猫口,总得注意一下仪容。

韩非的武力值一直都不被卫庄看在眼里的。所以当韩非侧身打开门,并且撕开一颗猫布丁包装的时候,卫庄还以为他要额外上贡呢。

哪想到上了贡这个狡猾的人类就返悔了!竟然让那个会喷水的怪东西把他华丽柔顺的皮毛全部打湿了!!

卫庄背靠着角落,耳朵背过去,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四颗犬齿闪着寒光。尖尖的爪子从甲鞘中弹出来,剐蹭着瓷砖发出刺耳的声音。

韩非被他盯得后背发毛,举着喷头不知所措。明明在角落里抓狂的是一只猫,他却分明看见了一只丛林里愤怒的豹子。

逆鳞听到响声推门进来,沉默的被淋了一脸热水。他闭着眼睛,不发一言的侧过身。警长色的大猫翘着尾巴轻轻的摇晃着尾尖,非常优雅的走进来。

他面不改色的踩在水里,侧着头蹭蹭卫庄的脖颈。黑色的猫咪浑身的肌肉还是紧绷的,但是不再执着于用犬牙威吓愚蠢的两脚兽。

韩非一向是知道盖聂在洗澡的时候非常乖。并不是喜欢,只是不在意的、淡漠的乖巧。他关了水,抓着大毛巾兜头盖住逆鳞搓揉他湿漉漉的灰白头发。逆鳞微弓着背,大型犬一样老实。

盖聂对着卫庄喵喵,韩非并不知道他们在交流什么,就看见刚才还炸成煤球的大佬(韩非给他取的名字)挺着毛发饱满的胸脯,一副膨胀的样子对他超凶的喵了一声。

逆鳞好像听懂了什么,他甩了甩头发,拦腰把韩非运送到外面,在韩非懵逼脸中,回身打开喷头试了试水温,打湿黑猫的毛发挤了沐浴露认真的搓洗。

雾气漫上来染上逆鳞架在鼻梁上的花镜,让他灰白发青的瞳仁多了些温度。

逆鳞把泡沫冲掉,白毛巾裹住黑猫吸掉水分。他仍能感觉到卫庄肌肉紧绷,紧张的甩着左边的尖耳朵。

盖聂等在烘干箱旁边。

卫庄抖抖沾了水非常不舒服的前爪。原地起跳,踩在了架子上。湿了毛之后更能看出他的身材了,盖聂盯着他肩胛上起伏漂亮的肌肉,喉咙里咕噜噜的发出声音。

韩非觉得洗完澡之后的卫庄好像身体被掏空,紫铜色的双眼无神,迷离的趴在盖聂怀里被舔额头。

盖聂侧躺在全屋最高的猫爬架上,淡定的舔着卫庄毛茸茸的额头,翡翠色的杏核眼微微眯起,仿佛在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百日卫聂(78/100)
夏天,果睡

百日卫聂(77/100)
旅游自拍

百日卫聂(76/100)
师哥我送你的金戒指好看吗?

百日卫聂(75/100)
儿童节贺图
年龄操作,魔法使pa

百日卫聂(74/100)
迟到许久的儿童节图
年龄操作,民国pa

百日卫聂(73/100)
人形超智能扫地机器人卫庄【不是
专属充电角,墙上还有布艺垫哦。

百日卫聂(72/100)

出去玩啦
要带上牵引绳和口笼
毕竟是凶猛的大型犬(狼)呢

百日卫聂(71/100)
给小庄变蝴蝶。
一个宠师弟的聂。

【卫聂】我们仍未知道那只猫的名字(下)

三发完。应该有个猫片番外。
傻吊有毒文。


part 3

卫庄那天在猫洞里卡了很久,虽然盖聂最后关头心软了,没让卫庄的蛋蛋凉了,只是惩罚性的咬了一口他的尾巴尖,但卫庄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因为那天,他是被盖聂叼小猫一样衔着后颈拽出来的。

韩非发现大黑这次可喜可贺的不戳在路中间了,但他,染上了挠门和钻排风口的恶习。

而且神出鬼没的。

咖啡厅的客人总是会问他那只超壮的大黑猫是不是新收养的,那么高冷又傲娇还跟盖聂关系那么好,他叫什么呀?怎么没有项圈呀?

不,他是我家不请自来的煞星,吃我的粮,嫖我的猫,挠我家门,还往门口放死老鼠!清走老鼠竟然还对我死亡凝视!

简直令人发指!

不过经过韩非的暗中观察,卫庄只是看着凶,在盖聂身边其实没太大攻击性,连打疫苗和洗澡叫的再惨都没有挠人呢。

盖聂拍板决定,就把他留下来吧!

韩非家的猫咪比较自由,猫洞可以随时钻。所以韩非就给每只猫都带上了定位项圈。项圈很细,里面植入卫星定位芯片,猫咪的名字全部登记在册,不会走丢。

而且项圈颜色也标明猫咪的危险性,免得客人撩错猫咪而受伤。

轮到给卫庄带项圈——韩非秒怂。

所以卫庄就作为半个家猫持续骚扰盖聂。

盖聂团在坐垫上盯着正在打理毛发而把自己弯成奇怪形状的卫庄疑惑的喵喵。

“我记得你以前钻栏杆什么的都没问题啊。”

卫庄掩饰性的转了个方向梳理,含糊的咕噜:

“因为长大了,而且我的冬毛没换完,看起来厚了些。”

言下之意就是绝对没长胖。

卫庄兀自低头舔毛,其实耳朵警觉的注意着盖聂的回答。

“小庄。”

卫庄舔着毛回头。

“你的jiojio很干净,不用再啃了。”

∑(゚Д゚)

卫庄看似淡定的放下毛爪爪,优雅的跃至盖聂身边。

“我找到你了。”

傍晚的阳光照射在卫庄线条极具美感的脊背上,为他镀上一层金色的灿烂光辉。光影变幻间,那双紫铜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流淌的光芒。

他的瞳孔缩的细细的,非常专注的盯着盖聂。

“所以你不会再离开了。”

卫庄探过头,抿着耳朵去蹭盖聂毛茸茸的下巴。胡子互相交错,从最微小的震动里传递着汹涌如浪的情绪。

“盖聂,我想跟你度过我生命里所有的时间。”

他的尾巴尖轻轻摇晃,力道温柔的抚过盖聂的肩胛。

“直到我老的抓不住老鼠了。牙也掉光——”

“那我也不会离开。”

盖聂侧过身把黑色的大猫揽在怀里,就像他幼年时每一个傍晚,卫庄做的那样。柔软的肚腹规律起伏,细细的咕噜是最好的安眠曲。

他仔细的梳理卫庄头顶的绒毛,带着小刺的粉红舌头舔过卫庄雪白的胡子根部、在脸颊略长的毛发上以牙齿轻咬,湿漉漉的鼻尖擦过敏感的尖耳朵。

黑白色猫咪从喉咙里发出喵呜和咕噜混杂的暧昧声响。这是求偶的声音。

卫庄也躺下来,伸出令无数小鸟老鼠闻风丧胆的黑色爪子,粉色的肉垫一一张开,惬意的在盖聂肚子上一踩一踩的。

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Fin

卫庄:计划通
盖聂:好像错过了什么。